就叫口口吧

ヾ(@゜∇゜@)ノ

“意识到自己的无能,这是最悲哀的事。”






P1——成熟的lof滤镜替我画画
P2——灯下拍摄原图

例行废话:

其实是IVC夏季赛的图,是一直很想看到的第五把的红蝶,也是从萌新一开始看比赛的初心。接下来的学业忙的不做人,可能再无机会在官方直播间策马奔腾了XD

希望看到这副摸鱼的人能开开心心的ヽ(゚∀゚)ノ!

(粗野糙汉第一次尝试细纹,有一说一,康颂是我新老婆嗷ovo)

和第五圈子没关系,辣眼警告。
每张张十分钟左右的速写垃圾除草。是两个军训时遇到的女孩子。

P2原型是同为排头的女生,瘦高个子,略微溜肩,碎发杂乱,皮肤黝黑,眼睛狭长。气质中性风,性格爽朗的姑娘。
P3原型是我另一位同学,个矮微胖,有点含胸,齐耳短发,皮肤很白,温柔害羞。

然后颜色和服饰是凭感觉乱来的٩( 'ω' )و毫无细节可言,问就是乱画。

简介

此号基本闲置,唠嗑请Q:2930067028

食我安利警告!


你是什么垃圾?

事情到我这里就戛然而止了,赶着深受其害的垃圾分类,这是一个临时起意没什么看头的回顾:

我是深渊一关注itc和VE的小透明或者路人粉,是在出公告后神伤,决赛时丢下连麦一同歌会的朋友们,看比赛直播看到十点多,回过神被朋友嘲笑的垃圾。

我是跨平台精英赛线上线下一场不落,十二月三十一号、一月一号、一月二号连着三天兴奋得睡不着觉,决赛视频除去直播刷了八遍的垃圾。

我是深渊二线上焦心不敢言说,线下去现场,落败后第一件事是给小鱼打电话安慰,连合照都没心情拍,一路悄悄抹眼泪回去的垃圾。

我是大师赛有课去迟了被其他队粉丝包围,还要滑稽地举手幅的垃圾。

我是在和gr的最后一场比赛前,在周围一片欢呼里,双手发抖低头摁手机跟人说阿福可以三杀的垃圾。

我是在阿福退队风波里,认清事实权衡利弊,在他确定留队后私信询问他的决定,最后支持这个颇具风险的选择的垃圾。

我是和mrc比赛前和拙言一起期待奇迹的垃圾,是为bug愤愤不平的垃圾,是看到ban红蝶一边笑一边叹气的垃圾,是赢后安慰喜极而泣的她的垃圾。

我是陪现在意义的itc,从其诞生,走过巅峰走过低谷,以为还能走下去的垃圾。

我是卡了牌子又总是记不起来续,于是反复卡反复掉的垃圾。

我是手书进度百分之十,《同舟》大纲设定写好,正文进度六章的垃圾。我是剪好素材垃圾电脑崩溃于是只好花五六个小时重新剪一遍的垃圾。

我是这场风波里成功被洗粉的“事业粉”“冠军粉”。我是这种垃圾。

上述写完我自己都笑了,只图看客一乐。毕竟我最恨人格被捆绑,尊严被物化。

——这件事本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后续到底如何,也与我无关了。

叹气。

随心所欲的东西握不住,初心如何我也看不懂。


我好像不想继续下去了。






是我太苛刻了吗?


我不能怪他对队友的艰难处境视而不见,因为他自身的艰难不足为外人道。


我也不能怪沟通几乎无效,只有队友一味退让妥协他却任性到底,因为的确他年龄尚小心智尤甚,的确那些哥哥们都是有代沟的直男,毫无沟通技巧可言,哪里能指望立竿见影。


我最不能怪他的就是影响成绩的可能,其他六人尚且不在意,而和付出了努力,辛辛苦苦鏖战,怀着满腔期待的他们相比,只是观众的我绝无对他们共同的决定置喙的立场。


那就怪我自己吧——怪我苛刻自私,冷漠刻薄;怪我不是二八少年,亦无柔软心肠;怪我早早地塑了利己主义的形,多少耳濡目染也没办法成为他们那种大度又温柔的人。


我想自己并不是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可异物感越来越强烈只能是自己的问题,哪里能怪沙子?


也许我该重新找找让我快乐的事情做。


唉。

蒹葭,蒹葭啊。


迷惑

只偏信粉饰过的东西,不加以思索和求证就以为掌握了真相,被煽动着以正义感的名义,将现有的和自己反复加工过的脏水全泼在别人头上,义愤填膺振臂高呼,再去煽动无数个前赴后继的下一批“正义之士”。


为什么堆砌辞藻时的脑子不可以用在一点在于明辨是非上呢。


犬吠只有让人担心是否有被咬的可能性,可是上述这种看似洋洋洒洒实则孱弱苍白的呼号,只让人感到滑稽和震悚——天地良心,我原以为文采和逻辑是相辅相成的,人起码不能当个输入x=0就吐字的低级AI吧,不应当吧?


我听说自矜的“文人”大都脸皮子薄。所以他们码字的时候,是不怕琉璃似的句子被质朴的刀斧劈成渣子划的头破血流吗?还是感情和精力果然如此廉价,挥笔即就无本万利?司马小编还要流量要工资……这种人又是为了什么?守护世界和平?……???


看完了。


虽然我口味近几年被莫名其妙地养叼了,觉得电影剧情有一点点小bug(而且有我很在意的一个bug),但是我还是想说:


导演您太会了。

您的直男雷达已经没用了,还是扔了吧。

“成见”这个主题,拍的实在是太好太好了,得鱼忘筌。


 


……你们说的这个《哪吒》,它好看吗?